Tag Archives: 美国生活,家庭

我的2012总结

一年一度的回顾写好了,在此献上给大家,祝大家圣诞快乐、新年好,并祝万事顺意,明年过得更好!期待着收到你的圣诞贺信。May you and your family have a joyful, peaceful and blessed Christmas and New Year! XmasGreetings2012-Chinese 请点击链接阅读全文

Posted in Christmas letter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回不去的2008

2008年我正在为3M公司就职,工作上得心应手,不知不觉中已到年底,外面的世界已经经历风风雨雨,职场上连连裁员,终于不幸的消息传来,我也被裁掉了。正处于职场上高峰的我,想再找到同样好的职位已是不可能。 虽然我们家平时吃、穿、住、行上依旧,但生活上也正在发生变化,以前每年两次的度假现在变成了一次。旅行是美国人生活方式的一部分,现在也不得不把旅行放到一边,首先要照顾好温饱问题和住房问题。住房问题更是凄惨,很多人的房价大跌,他们欠银行的钱比房子的价值还多,我们幸好没有这个问题。 股市的大大跌落使得我们的财产缩水几乎一半,我们高峰时候的财产也是一去不返。谁也不知道几十年后股市是否还会回升到2008年的状态?我们只能希望运气吧。这也意味着我们今后退休后的生活状态会受到影响,我们在股市里的为退休积累的钱也大大缩水了。 我想最回不去的可能要数自己创业后,再也回不去那朝八晚五的公司日子。有人问我想不想回到原来的公司工作?我说:绝对不想。不是说我不眷恋公司的高薪,而是我更图我自己当家做主的快乐,还有就是美国精神的体现吧,强调先锋、开拓、自由、勇往直前的精神,这种精神跟我的性格非常符合。我的职场生涯从2009年开始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我再也不是一个在公司里乖乖工作领取薪酬的员工了,而是一个当家做主的自由创业者,这种过度是不容易的,但是我非常开心我选择了后者.

Posted in American family, Career, Life in America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开启美好征程

我上《海外英语》杂志了!很高兴《海外英语》杂志对我的精英访谈第一季创业篇发表在该杂志6月刊上,在此跟大家分享一下,快来看看吧,点击此链接看原文。  

Posted in Book, Career, Life in America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在美国的几件难忘事(二)

95年我和丈夫及十三个月大的儿子第一次回国,阴差阳错的飞到旧金山机场,到上中国国际航空的时候才发现我没带中国护照,那时我还是中国护照,原来他们两个去办签证,所以两本护照就放一起了,我的不需要签证结果忘记在家了,害得我公公婆婆跑去我家把我的护照急件寄到我姐姐家,我们也因此改变计划先到圣荷西我姐姐家几天,然后下周二再回国。在旧金山的时候我出国后第一次见到我哥哥,他先我一年去的英国,我哥哥和嫂嫂这时正好在旧金山,以后我又见过他们两次在多伦多,一次是他们女儿出生,另一次是我们去度假。 飞机上我们抱着大儿子,把他放在飞机的小桌板上,小小的一个人,带的东西却特别多,尿片、婴儿推车等等,还带回来一个体积庞大的电视机,当时要到海关办手续,非常麻烦,我都不记得是怎么把个大电视机带回来的。那是我丈夫第一次到中国,他感觉中国好落后,也不习惯吃的,三个星期瘦了十斤。我们推大儿子到超市买东西,常常遭到一大群人的围观。离开中国时,我还不知道我怀上了老二。老二出生时,深夜我感觉有水出来,但不疼,我就一个人开着车到医院,医生一看说羊水破了要留在医院待产,早上到我丈夫带着老大来时,我刚刚生完老二。说起这事,我的女同学们都很吃惊,你怎么能自己开车呢? 我是想让我丈夫和孩子多睡一会儿,也不知道是不是要生,所以我不想他们深更半夜地折腾。 2000年我们全家第二次到中国,两个儿子分别四岁和六岁,在香港和海南岛玩得很开心,我们在大东海里第一次潜水,又害怕又好玩,两个孩子对这次的旅行记忆尤新。我们每到一处常常有人围观,开玩笑说两个孩子是中外合资的产品。以后每五年我们全家回国一次,随着孩子长大,我们也玩遍中国的很多地方。两个孩子从三岁起就跟着我们到处玩,几乎玩遍美国的所有州包括阿拉斯加和夏威夷,还有加拿大,其中夏威夷是他们的最爱。 这些年轻人是我们的教练 帮妈妈办的移民一年以后就通过了,很快妈妈来到加州,住在姐姐家里。原本在国内的一些咳嗽什么的慢性病全没了,美国的空气好。之前妈妈也来过美国无数次,这次就常住了。妈妈英语一点不懂,没想到她去补习班学习,五年以后居然用英文考过美国公民,成为美国公民后她的福利比绿卡好多了,经济上她完全自立。 97年我们搬到明州,离开南达科塔前我在教堂受洗。刚到明州时我们住在公寓里一年,公寓是单车库的,我丈夫的车比我的好,就让他的车停在车库,我的停在露天。冬天下雪的时候,我丈夫总是先帮我的车铲去积雪后,他再去上班,让我很感动!我和我的丈夫同在一个办公楼有七、八年之久,虽然不同公司,但我几乎天天能在食堂见到他,他有他的同事,我有我的同事,有一天我回到办公室惊讶地看到一束红玫瑰放在我桌上,同事嘻嘻笑地告诉我,我丈夫早上就打电话请他先拿着,等我走开后放在我桌上,同事都赞我们好浪漫。回家问丈夫,感觉今天也不是什么重要日子,他说去上班的路上看到玫瑰就买了。 2002年我刚到办公室,就接到妹妹的邮件说外婆过世了,我一下子眼泪掉出来,悲伤极了。外婆是我最敬爱的人,从我上学起,我就一直跟外婆同睡一张床。她虽目不识丁,也没上过学,但她从小带大我们姐姐、哥哥、妹妹和我四人,天天为我们买菜烧饭,家庭主妇的能力极强,且常常助人为乐,邻居喜欢她。我马上安排回国,但是要办签证,最快也要两个星期后才能走。幸好外婆在七十多岁的时候体力还不错,曾两次到美国住在加州一段时间,所以还见过她 几次。 2004年在阿拉斯加度假,走了一半的路程不得不打道回府,我的婆婆过世了,我们都没想到。 像许多回国的人一样,我们2005年和2010年回国的时候分别在照相馆拍了一些照片,前面一次是结婚照,过了十多年再拍结婚照有点好笑,不过还是蛮值得的,把我们全家折腾了一天。后面一次我们就拍些家庭的。 以后很多年顺利的日子,我倒反而没有什么难忘的事可说的了。人就是这样容易忘记开心的事。

Posted in Life in America | Tagged , , | 1 Comment

在美国的几件难忘事(一)

90年第一次坐飞机就飞到大洋彼岸的旧金山,在机场等姐姐来接我足足等了四个小时,后来才知道她没车要请亲戚帮忙,亲戚没空就只能等了,其实旧金山到圣荷西才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期间我想到打电话,是不是姐姐忘记我的航班时间了?但是从来没用过电话,打听了一下怎么用,有人告诉我大概要一元美金左右打长途,我一想我才带了四十美金,太贵了,不能打,要是没人接我还要靠这个四十元打的呢,我就这么坐着等。 几天后和几乎同时到美国的复旦女同学一起参观斯坦福大学,那校院绿莹莹的草地上坐着几个看书的人,环境安静优美,尤其是校园内的大教堂比起周围的建筑更加雄伟,让我大开眼界。 没到几天我就急着找打工,中餐馆为首选,到学校开学我只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总算找到Mountainview那边很远的一个台湾人开的中餐馆,单程要搭两部公交车约一个小时左右的路程。有一天晚上关门的时间客人还没走,我急得要命因为我要赶末班车,但我不敢说原因找这份工时我说我住得不远。等到客人走了关门,我的第一辆末班车也已经开过站了,我站在车站上想到整个晚上要是在外面过夜会是怎样,我害怕极了,下意识中我感觉到我还有时间赶上第二辆末班车,我立即在高速公路边奔跑起来,其实我当时并不太认识路的,但我知道只有不离开这条高速公路就能到第二辆末班车的车站。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有汽车开过感觉我怎么这么奇怪,高速公路边是没有人走的,有人开窗问我要不要搭车?我哪敢上车,只管继续跑,终于看到第二辆末班车停在站头,我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样悬着的心总算落下,急忙上车,一下子就摊倒在座位上,惊恐加疲倦加惊喜!没想到我竟然这么解决这个问题,这是我到美国后最可怕的一次经历。其实好多年以后回想起来,原本这件事可以有另外一个解决方法的那就是告诉老板我要搭车。 开学后我和姐姐一家挤在一房一厅的学生宿舍,我住在客厅。姐姐生了二女儿,当时已经有一次性尿片,但我们省钱用布尿布,所以常常深夜还在洗浸满厨房水槽的布尿布。以后我搬出去租了美国老太太的地下室,和一个中国女留学生合租,那个地下室的地址是用1/4来标明的。 新年开联欢会的时候我们常常花两天的时间帮忙学生会烧菜,这样我们就能参加联欢会了,不然要花五元美金对我们当时来说是舍不得的。 在学校里我是打工能手,每周花三十几个小时在餐厅和宴会组打工,学习相比之下轻松多了,多亏复旦的功底和极好的英语,轻轻松松拿最好的成绩。每每打工回来可以带回来一杯冰淇淋,真是味道好极了! 毕业前我去一家公司应试做intern, 借了姐姐的一套西装就去了,面试完了主管的人带我到公司看一圈,就看到我后来的丈夫,当时他正坐在地上,周围一堆计算机,好像在接线做实验,身上穿着条纹的衬衫,我想这人怎么看起来像农民?没想到主管告诉我我就跟他做事,这就是我的第一份工作。 几年以后主管心脏病过世,才50多岁,他在公司时一直非常欣赏我的丈夫,好多年以后事实证明我后来的丈夫是我见过的美国人中最聪明的一个,我非常佩服他。我对他绝对不是一见钟情,但人不可貌相,我当时还翘得很,以为自己怎样怎样,其实书生气十足,一点工作都不会。在intern期间,几乎所有我的事我后来的丈夫都帮我做了,有时他甚至通宵达旦,对工作的敬业让我十分尊重。这段intern的经历在我以后十几年的公司工作中遭到同事好意的玩笑,尤其是克林顿事件以后。 我和我后来的丈夫第一次约会是看电影Forever Young, 正是92年底的最后一天,我当时心里还有我国内的男朋友,所以本不想去的,但我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他,因为那天放假,就去了。三个月后我知道我五月份就要毕业,我的美国男朋友正好去加州出差,我就让他给我买了Greyhound长途汽车票,我是打算毕业后去加州姐姐那里的,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和他有没有将来。他买来了票,但最终我没用到,四月我们订婚了,八月我们结婚了。 结婚前我给我国内的男朋友打电话,他当时在日本,不巧他亲戚告诉我他刚搬走,还没装电话,就这样我们错过了,这个电话原本也许能够改变我的决定的,对于这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我将一直珍藏在心里,因为它伴随我度过大学的美好时光及大三时失去父亲的痛苦。五年以后再见到他时,我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他也在日本结婚,当时我去北卡罗莱纳参加中学同学的婚礼,在纽约停了停与他匆匆见面,他在IBM工作。 我姐姐的大女儿是我的鲜花小孩

Posted in Life in America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是找工作,还是自己创业?

昨天约了朋友喝茶,有一段时间没见了,我说:最近好吗?她说:辞职不干了,受不了了,天天加班,周末也是,为别人这么拼命还不如自己干。 我:“有什么想法?” 她:“想搞个技术咨询顾问公司什么的。” 我:“具体呢?” 她:“没想好。问题是我做实验要lab, lab怎么办?可以去租个地方,但实验设备很贵。” 我:“有没有想跟人合作?我们以前3M出来不是也有个人开了个化学公司吗,做实验的,有没有联系他?” 她:“有,他要找人打工,是请不起我的。要合作的话,我砸不进去五万,十万的,不行的。” 我:“你要有五万,十万的,还不如自己干,搞个franchise也不过这些。” 她:“就是。你后来没想回3M?” 我:  “没想,我不想走回头路,回公司做事对我来说已经没吸引力了。” 她:“我家是钱的问题,老大上大学最后一年了,是私立学校,特贵,我们两人挣工资还行。你丈夫没有给你压力要挣钱。” 我: “没有,这方面他比较支持,没给我压力,偶尔他会开玩笑说你的公司什么时候赚钱呢?我早就告诉过他,我可能永远赶不上以前的工资。” 她:“美国人这点好,我丈夫就感觉压力比较大,他更希望我继续找工作,我也可能试试找工作,看看在半年中找没找到,一边想想自己想做什么自己的事。你的英文很好,是因为你丈夫吗?” 我: “那倒不是,在国内时就很好,复旦时有英国人老师教我们,tofel考了600多分,免了在美国继续学英文,口语也好。” 她:“你又会搞交际,自己做网站,potential应该很大,以前记得有一次在3M听你演讲,英文真好。” 我: “哪里哪里,这些你都可以学的,最难的还是销售。” 她:“你的公司今年怎样?” 我: “不如去年,经济一塌糊涂,美国人没钱去旅游。” 她:“我认识的人自己做事,都是十年以后才好起来的,需要十年艰苦奋斗。” 我:  “是啊,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一晃我们来美已经二十多年了,还有多少二十年?我们工作的时间不算多,  我想退休后继续做一些像现在那样自己喜欢的事,所以一定不能在公司上班的。” 她:“过去两年里,你认识不少商业上的人吧?” 我: “是,但没用,一切还是要靠自己。再说这些人和我们搞技术的人,是很不同的。” 她:“是指没有我们的智商?” 我: “那倒不是,反正我有些后悔,感觉应该认识一些成功的人在我的周围,这样我可以不断向他们学习怎么创业。我提议你应该多多和自己做事且成功的人先谈谈。” 她:“嗯,好!” 朋友的女儿来电话说:妈妈还不回家吗?朋友说:该走了,再见。

Posted in Career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美国中国小体验

这俩天我们班的雅虎群热闹非凡,有同学回国看看也有同学来美国玩玩,她们各抒己见分享感受,我是看得津津乐道。 美国东西便宜 同学带女儿来参观斯坦福大学,想让女儿圆自己早年的梦想。在西部游玩了一圈,并到各大商店购物,感想之一是美国人民的生活有保障,物价真低啊!其实美国除了人工和IP Property两样以外,其它都比中国低:吃的,穿的,还有住的房子,开的车,等等。同学吃蓝莓、樱桃、raspberry乐不可支。 北京乱,骗子多;杭州人虽多,但是人间天堂 去北京的同学说北京乱,骗子多,到处是黑车;杭州人虽多,但能接受,风景优美,的确是人间天堂,尤其爱吃外婆家的,原先我还以为真是外婆家呢,同学解释说是餐馆名,唉!我好落伍哦。同学还问起有没有人知道杭州房子的情况,结果我们群的反应是:杭州是神仙住的地方,尤其是我们这些在美多年的没多多钱的凡人别想!诸暨是个美的地方,且没什么人,多好啊,有人问起有没有看到诸暨漂亮的MM? DIY 因为美国人工贵,所以要DIY。我家就常常do it ourselves, 上周我们自己完成了楼下到草地的天井patio,工程之大远远超出我的预料,我们两个孩子也帮忙,先挖出上千块砖,准备地基,平整地基(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重新做过的原因之一,原先的住家没弄好,今天我们的后果就是坑坑洼洼),铺上砖,用沙子填充所以缝隙(不然长草,又要把砖挤得高低不平),砖上漆上保护层,平整周围地基,铺上垫脚石,这样有个从天井到草地的转接过道。整整三、四天我就忙这个了,所以很少上网或工作。几年前我们请人设计并安装房子周围的landscape,就前面和旁边一侧就花费八千美金,还是我们自己学着画葫芦完成了另一侧和后面。当时设计的人就指出天井要重做,我们不舍得再花钱,就拖到今天,不过现在总算完成了,感觉还不错。 网上有太多美国中国孰好孰坏的评论,还是自己像常人那样在一个地方住住,吃吃,出去走走,体验体验吧。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留美,我的选择

今天的人难以理解我为什么跑那么远的路不在国内发展,我完全理解。二十多年前,我是一个没权,没钱的家庭里的孩子,虽然毕业于名校也是高校允许自己找工作开放的第一年,但没有门路还要服从分配,所以出国是第一选择,当时我甚至不惜牺牲我的文凭,坚决地一毕业就走了。我可以全然不顾四年的勤奋苦读以及对于这所学校的热爱,拿着肄业文凭就走了,原因是大三时为办护照当时的规定是要停学的,只是形式而已,我完成全部的学业及答辩,在当时的同一届毕业生中也只有五六个像我这样拿肄业文凭自费留学的。虽然痛心不已,但我知道我是去学研究生学位的,学校要不给我本科生文凭,我又能怎样?好在我七月走的,九月学校就让我妈妈去拿毕业文凭,给我们补上了。当我在美国收到文凭时,你可以想象我的心情是怎样的。 说到底,出国的愿望不是一天两天一个星期决定的,我在中学住校读书时就非常向往,并决心这是我要走的路,可能是贫困的家境,好强的我,对西方的向往,对美国科学技术的向往,对好生活的向往和改变处境以及家里有美国亲戚的影响,种种一切综合一起的吧。前两年在美国的艰苦生活让我和家人几乎无法及时联系,互联网还没有,打电话每分钟要一块多美金,我怎能打得起?我只能书信往来,中间来回时间很长,往往几个月后才有回信。但是有一件事我却始终在做,那就是给家里寄钱,不管我打工挣钱还是省吃俭用,第一年的暑假,我到纽约打工就挣回来我家为我出国借的二万人民币作为付给国家的培养费,二万在二十年前是个不小的数字,我在短短的俩个月就能靠打工挣来,那是多好的一件事啊。虽然十多年前的海归热潮让我心动,但我已深耕于美国社会、生活和工作,而且我也不是一个人,要更为家里和孩子想想,所以不回来。也曾经希望我所在的大公司有机会回国工作,但始终没有这样的机会轮到我身上,我相信:不属于我的,永远不属于我。 今天的中国的确好,钱多机会多,我有一半的同学留在国内发展的都很好。我想我要是留下来,经过自己的努力,也会不错的,但是我一点也没有后悔当初离开。这只是我个人的情况,是我的选择。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My American dream came true

As the first generation immigrant from China, I was asked to speak at various events because people are fascinated by my story.  Twenty one years ago when I came to this country, I had only $40 in my pocket.  Agains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天伦之乐

我家的三个男孩子各不相同,给我和先生带来无尽的快乐。 老大最省心,自生自长,考了大学,我们一点也不费力,虽然成绩不是特好但也在全美国85%上,加上平时学习成绩好, 明年应该可以进自己想进的大学。他小时候的一件事我一直记得,那天我因为先生乱吃东西,给孩子做坏榜样长胖身体而不高兴,和先生吵架,第二天老大一大早问我:“妈妈,你感觉好点吗?”我说:“好了。”他问:“为什么?”我答道:“因为和你爸爸谈了,就好了。”他说:“妈妈,我喜欢你做的吃的。”我一下子感动得眼泪都掉出来了,一个没上小学的孩子竟能这么心细,怎么让人不感动?老大是个好的领头和榜样,下面的孩子多少跟在他后头。 老二对他自己想记住的事记性特好,但不想记住的事比如什么时候交作业他可能就不知道。老二心地善良,他的一个最好的朋友是个脑子有问题的黑人小孩。他的人缘也好。老二也常有让我们惊喜的事,前几天刚去学校开发奖会,被自然科学老师提名为这个学期最佳学生,那可是每科只有一个学生的奖啰,平时看他不怎么说话,还得了个奖,太棒了!老二运动能力强,小时候高尔夫打得不错,棒球也不错,可惜太懒了一点,不肯动,天天爱玩游戏,人比哥哥高、胖。看到这个无忧无虑的孩子,天天开心的样子,我们也开心。 老三小不点是家中最疼爱的孩子,出生时医生护士就喜欢到病房里来看他因为他长得好看。由于年龄跟两个哥哥差了一大截,哥哥们都很喜欢他,把他当小宝贝。我和先生多年没有这么小的小孩在身边,年龄大了再当父母我们比较放得开,所以比较enjoy他。有个小小孩在身边真不错,让我们天天有笑容! 只要我们对孩子不苛求,一切顺其自然,只要在关键的时刻指点一下孩子,孩子快乐我们也快乐。愿天下所有的父母都享尽无边无尽的天伦之乐!

Posted in American family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