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中国

回忆上海好吃的

久违了,这些上海的美味佳肴! 其中有些吃的是外婆以前给我们做的,有家常便饭的,也有偶尔才能尝到的,的确非常好吃,我好怀念哦。推荐给你这篇有图有介绍并有哪里去吃的《你吃过没?上海40种特色小吃》:有南翔小笼、三鲜小馄饨、生煎馒头、锅贴、猪油菜饭、粢饭糕、油墩子、蒸拌冷面、烂糊面、开洋葱油拌面、两面黄、蟹壳黄、老虎脚爪、糯米烧麦、麻球、崇明糕、肉丝汤年糕、春卷、八宝饭、豆浆(咸浆)、豆腐花、水扑蛋、龙虾片、锅巴、油氽排骨年糕、油豆腐线粉汤、鸡鸭血汤、千张包、鸡粥、酒酿圆子、海棠糕、烘山芋、青团、擂沙圆、条头糕、定胜糕、枣泥酥饼、奶油五香豆、城隍庙梨膏糖、高桥松饼。www.meilecheng.com/docs/ShanghaiSpecialty.pps 油墩子让我想起复旦校门外的个体小摊子,溜出校门就为买个油墩子解馋。 蒸拌冷面让我想起夏日里爽口开胃的芝麻凉面、冰冻绿豆汤、盐汽水和赤豆棒冰。 两面黄、蟹壳黄让我想起我们全家每年要去吃一、两次的南京路上的那家最好的店,名字忘了。 小小麻球让我想起它的无穷魅力让我不惜多走几站路以便省下车钱去买它吃。 豆浆(咸浆)和它的好伙伴油条是百吃不厌的早餐最佳食品。谁说中国的早餐泡饭、咸菜单调?我就最中意咸豆浆和油条了,记得有一次在广州的酒店吃自助中西式早餐,好多好多吃的可挑,我偏偏不吃西式的,就爱吃咸豆浆、油条和粥。 水扑蛋让我想起老人说孕妇天天一个营养好,我们偶尔也吃的,当补品。 龙虾片让你吃了还想吃,人人都爱它。 油豆腐线粉汤、鸡鸭血汤让我想起我家附近的街面小店,常常客满,我们也去。 肉丝汤年糕让我想起炒年糕、糖年糕、蒸年糕等更多的,有亲戚从上虞乡下自制年糕送给我们的。 希望这些美食现在你还能吃到,一定把这个传统保留下来,代代相传,如果好东西没了就太可惜了。

Posted in Food, Shanghai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

妹妹老丈人的自传

我们全家和妹妹全家加上她的公公和婆婆一起犹他州度假回来,妹妹送给我一本她老丈人童善庆的自传,这本名为《笨鸟是怎样飞高的》的自传是由上海第二医科大学赞助、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影印中心制作的,大约印了一百本,只在亲戚和朋友中发发。 自传中有些事情真是不读不知道,一读让我感动、知情并感谢老人家写下这个自传让我们小辈今天能够有个了解。以下是我的一些印象比较深刻的地方: 千岛湖,大学的时候我和同学去过,那里风景优美,无数的小岛使得这个湖像个迷宫一样,乘船其中趣味无穷。原以为它是个自然湖,没想到读了自传才知道原来老人家的家乡浙江省淳安县的一个安静自足的小村被新安江水库的修建而淹没在水下面,才形成现在的千岛湖,以致家乡的人们失去家园,两次迁徙他乡,历尽苦难,甚至有亲人过世,人们没有得到任何政府的补助,与三峡的迁徙无法相比,这是我以前不知道的,真是应该记得人民为此付出的巨大代价和牺牲。 老人家是家中的长子,被他父亲和祖父视为“宝”,并为供他上学早出晚归的干活和挣钱,晚上他父亲还教他识字。我觉得老人家的父亲和母亲都很了不起,在那个时代他们以他们最能干的方式养育子女,他父亲长得眉清目秀的,在村里人缘也好,又懂文化,她母亲是最后一代的小脚女人,不识字,是“原生态人”,但勤劳能干,一生生了六男三女,一个小脚女人在迁徙途中走很多路,那是怎样过来的? 老人家自己的经历由于是在农村长大的,从小帮家里干活,所以他会种地、干粗活,养成他人生中吃苦耐劳的品质。自传中提到老人家曾经有过一个童养媳,由于当时家里封建思想的影响而安排的,幸好老人家没有喜欢上童养媳,才有妹妹今天的婆婆,我比较感动的是老人家对童养媳的描述还是非常真实,没有给她抹黑,他家里最终也比较开通,让童养媳回家,童养媳也另立家庭。从农村小学到县中学,到师范半年,到革大学习,到初次工作,到上海二医上大学,到北大研究生一年,到二医工作,到五七干校,到支边援藏,到赴日本参加学术会议,到赴美国进修,老人家作为二医的教授一生专心从事医学教育和研究事业,为培养新一代的学生辛勤耕耘。 我对那个时代的人和事很感兴趣,老人家经历了时代的变迁,那么多事情,其中有很多有趣的故事,比如大串联的时候老人家利用这个机会跑遍全中国,旅游了一大圈,当时没钱没关系,到处可以免费吃住或记账。去美国时,老人家的一件行李被航空公司丢了,虽然航空公司赔了一点,但里面有重要的礼物受朋友之托带给朋友的,那是无法补偿的;在纽约时,老人家的钱包给人偷了;老人家回国后把自己省下来的钱买冰箱、照相机等,那是九十年代初,也是我刚到美国打工上学的时期,我也为家里存钱、寄钱,所以我很有相同的体会。 最后说到序,是老人家的大儿子写的,写得非常好,其中说到老人家帮他从宿舍搬到家里,用扁担挑书的事,在先进的大上海一个年轻人身边走着个当农民的父亲,当时的感觉和今天我们都为人父母时候的体会,真是感人肺腑,其实我想写自传最高的境界莫过于让人有感动的地方吧。 我很欣慰老人家能够注意保重自己的身体,健康快乐,安度晚年。与大家分享下面的几段摘节。

Posted in Biography, Book, Chinese, Family, Life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在美国的几件难忘事(二)

95年我和丈夫及十三个月大的儿子第一次回国,阴差阳错的飞到旧金山机场,到上中国国际航空的时候才发现我没带中国护照,那时我还是中国护照,原来他们两个去办签证,所以两本护照就放一起了,我的不需要签证结果忘记在家了,害得我公公婆婆跑去我家把我的护照急件寄到我姐姐家,我们也因此改变计划先到圣荷西我姐姐家几天,然后下周二再回国。在旧金山的时候我出国后第一次见到我哥哥,他先我一年去的英国,我哥哥和嫂嫂这时正好在旧金山,以后我又见过他们两次在多伦多,一次是他们女儿出生,另一次是我们去度假。 飞机上我们抱着大儿子,把他放在飞机的小桌板上,小小的一个人,带的东西却特别多,尿片、婴儿推车等等,还带回来一个体积庞大的电视机,当时要到海关办手续,非常麻烦,我都不记得是怎么把个大电视机带回来的。那是我丈夫第一次到中国,他感觉中国好落后,也不习惯吃的,三个星期瘦了十斤。我们推大儿子到超市买东西,常常遭到一大群人的围观。离开中国时,我还不知道我怀上了老二。老二出生时,深夜我感觉有水出来,但不疼,我就一个人开着车到医院,医生一看说羊水破了要留在医院待产,早上到我丈夫带着老大来时,我刚刚生完老二。说起这事,我的女同学们都很吃惊,你怎么能自己开车呢? 我是想让我丈夫和孩子多睡一会儿,也不知道是不是要生,所以我不想他们深更半夜地折腾。 2000年我们全家第二次到中国,两个儿子分别四岁和六岁,在香港和海南岛玩得很开心,我们在大东海里第一次潜水,又害怕又好玩,两个孩子对这次的旅行记忆尤新。我们每到一处常常有人围观,开玩笑说两个孩子是中外合资的产品。以后每五年我们全家回国一次,随着孩子长大,我们也玩遍中国的很多地方。两个孩子从三岁起就跟着我们到处玩,几乎玩遍美国的所有州包括阿拉斯加和夏威夷,还有加拿大,其中夏威夷是他们的最爱。 这些年轻人是我们的教练 帮妈妈办的移民一年以后就通过了,很快妈妈来到加州,住在姐姐家里。原本在国内的一些咳嗽什么的慢性病全没了,美国的空气好。之前妈妈也来过美国无数次,这次就常住了。妈妈英语一点不懂,没想到她去补习班学习,五年以后居然用英文考过美国公民,成为美国公民后她的福利比绿卡好多了,经济上她完全自立。 97年我们搬到明州,离开南达科塔前我在教堂受洗。刚到明州时我们住在公寓里一年,公寓是单车库的,我丈夫的车比我的好,就让他的车停在车库,我的停在露天。冬天下雪的时候,我丈夫总是先帮我的车铲去积雪后,他再去上班,让我很感动!我和我的丈夫同在一个办公楼有七、八年之久,虽然不同公司,但我几乎天天能在食堂见到他,他有他的同事,我有我的同事,有一天我回到办公室惊讶地看到一束红玫瑰放在我桌上,同事嘻嘻笑地告诉我,我丈夫早上就打电话请他先拿着,等我走开后放在我桌上,同事都赞我们好浪漫。回家问丈夫,感觉今天也不是什么重要日子,他说去上班的路上看到玫瑰就买了。 2002年我刚到办公室,就接到妹妹的邮件说外婆过世了,我一下子眼泪掉出来,悲伤极了。外婆是我最敬爱的人,从我上学起,我就一直跟外婆同睡一张床。她虽目不识丁,也没上过学,但她从小带大我们姐姐、哥哥、妹妹和我四人,天天为我们买菜烧饭,家庭主妇的能力极强,且常常助人为乐,邻居喜欢她。我马上安排回国,但是要办签证,最快也要两个星期后才能走。幸好外婆在七十多岁的时候体力还不错,曾两次到美国住在加州一段时间,所以还见过她 几次。 2004年在阿拉斯加度假,走了一半的路程不得不打道回府,我的婆婆过世了,我们都没想到。 像许多回国的人一样,我们2005年和2010年回国的时候分别在照相馆拍了一些照片,前面一次是结婚照,过了十多年再拍结婚照有点好笑,不过还是蛮值得的,把我们全家折腾了一天。后面一次我们就拍些家庭的。 以后很多年顺利的日子,我倒反而没有什么难忘的事可说的了。人就是这样容易忘记开心的事。

Posted in Life in America | Tagged , , | 1 Comment

在美国的几件难忘事(一)

90年第一次坐飞机就飞到大洋彼岸的旧金山,在机场等姐姐来接我足足等了四个小时,后来才知道她没车要请亲戚帮忙,亲戚没空就只能等了,其实旧金山到圣荷西才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期间我想到打电话,是不是姐姐忘记我的航班时间了?但是从来没用过电话,打听了一下怎么用,有人告诉我大概要一元美金左右打长途,我一想我才带了四十美金,太贵了,不能打,要是没人接我还要靠这个四十元打的呢,我就这么坐着等。 几天后和几乎同时到美国的复旦女同学一起参观斯坦福大学,那校院绿莹莹的草地上坐着几个看书的人,环境安静优美,尤其是校园内的大教堂比起周围的建筑更加雄伟,让我大开眼界。 没到几天我就急着找打工,中餐馆为首选,到学校开学我只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总算找到Mountainview那边很远的一个台湾人开的中餐馆,单程要搭两部公交车约一个小时左右的路程。有一天晚上关门的时间客人还没走,我急得要命因为我要赶末班车,但我不敢说原因找这份工时我说我住得不远。等到客人走了关门,我的第一辆末班车也已经开过站了,我站在车站上想到整个晚上要是在外面过夜会是怎样,我害怕极了,下意识中我感觉到我还有时间赶上第二辆末班车,我立即在高速公路边奔跑起来,其实我当时并不太认识路的,但我知道只有不离开这条高速公路就能到第二辆末班车的车站。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有汽车开过感觉我怎么这么奇怪,高速公路边是没有人走的,有人开窗问我要不要搭车?我哪敢上车,只管继续跑,终于看到第二辆末班车停在站头,我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样悬着的心总算落下,急忙上车,一下子就摊倒在座位上,惊恐加疲倦加惊喜!没想到我竟然这么解决这个问题,这是我到美国后最可怕的一次经历。其实好多年以后回想起来,原本这件事可以有另外一个解决方法的那就是告诉老板我要搭车。 开学后我和姐姐一家挤在一房一厅的学生宿舍,我住在客厅。姐姐生了二女儿,当时已经有一次性尿片,但我们省钱用布尿布,所以常常深夜还在洗浸满厨房水槽的布尿布。以后我搬出去租了美国老太太的地下室,和一个中国女留学生合租,那个地下室的地址是用1/4来标明的。 新年开联欢会的时候我们常常花两天的时间帮忙学生会烧菜,这样我们就能参加联欢会了,不然要花五元美金对我们当时来说是舍不得的。 在学校里我是打工能手,每周花三十几个小时在餐厅和宴会组打工,学习相比之下轻松多了,多亏复旦的功底和极好的英语,轻轻松松拿最好的成绩。每每打工回来可以带回来一杯冰淇淋,真是味道好极了! 毕业前我去一家公司应试做intern, 借了姐姐的一套西装就去了,面试完了主管的人带我到公司看一圈,就看到我后来的丈夫,当时他正坐在地上,周围一堆计算机,好像在接线做实验,身上穿着条纹的衬衫,我想这人怎么看起来像农民?没想到主管告诉我我就跟他做事,这就是我的第一份工作。 几年以后主管心脏病过世,才50多岁,他在公司时一直非常欣赏我的丈夫,好多年以后事实证明我后来的丈夫是我见过的美国人中最聪明的一个,我非常佩服他。我对他绝对不是一见钟情,但人不可貌相,我当时还翘得很,以为自己怎样怎样,其实书生气十足,一点工作都不会。在intern期间,几乎所有我的事我后来的丈夫都帮我做了,有时他甚至通宵达旦,对工作的敬业让我十分尊重。这段intern的经历在我以后十几年的公司工作中遭到同事好意的玩笑,尤其是克林顿事件以后。 我和我后来的丈夫第一次约会是看电影Forever Young, 正是92年底的最后一天,我当时心里还有我国内的男朋友,所以本不想去的,但我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他,因为那天放假,就去了。三个月后我知道我五月份就要毕业,我的美国男朋友正好去加州出差,我就让他给我买了Greyhound长途汽车票,我是打算毕业后去加州姐姐那里的,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和他有没有将来。他买来了票,但最终我没用到,四月我们订婚了,八月我们结婚了。 结婚前我给我国内的男朋友打电话,他当时在日本,不巧他亲戚告诉我他刚搬走,还没装电话,就这样我们错过了,这个电话原本也许能够改变我的决定的,对于这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我将一直珍藏在心里,因为它伴随我度过大学的美好时光及大三时失去父亲的痛苦。五年以后再见到他时,我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他也在日本结婚,当时我去北卡罗莱纳参加中学同学的婚礼,在纽约停了停与他匆匆见面,他在IBM工作。 我姐姐的大女儿是我的鲜花小孩

Posted in Life in America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美国中国小体验

这俩天我们班的雅虎群热闹非凡,有同学回国看看也有同学来美国玩玩,她们各抒己见分享感受,我是看得津津乐道。 美国东西便宜 同学带女儿来参观斯坦福大学,想让女儿圆自己早年的梦想。在西部游玩了一圈,并到各大商店购物,感想之一是美国人民的生活有保障,物价真低啊!其实美国除了人工和IP Property两样以外,其它都比中国低:吃的,穿的,还有住的房子,开的车,等等。同学吃蓝莓、樱桃、raspberry乐不可支。 北京乱,骗子多;杭州人虽多,但是人间天堂 去北京的同学说北京乱,骗子多,到处是黑车;杭州人虽多,但能接受,风景优美,的确是人间天堂,尤其爱吃外婆家的,原先我还以为真是外婆家呢,同学解释说是餐馆名,唉!我好落伍哦。同学还问起有没有人知道杭州房子的情况,结果我们群的反应是:杭州是神仙住的地方,尤其是我们这些在美多年的没多多钱的凡人别想!诸暨是个美的地方,且没什么人,多好啊,有人问起有没有看到诸暨漂亮的MM? DIY 因为美国人工贵,所以要DIY。我家就常常do it ourselves, 上周我们自己完成了楼下到草地的天井patio,工程之大远远超出我的预料,我们两个孩子也帮忙,先挖出上千块砖,准备地基,平整地基(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重新做过的原因之一,原先的住家没弄好,今天我们的后果就是坑坑洼洼),铺上砖,用沙子填充所以缝隙(不然长草,又要把砖挤得高低不平),砖上漆上保护层,平整周围地基,铺上垫脚石,这样有个从天井到草地的转接过道。整整三、四天我就忙这个了,所以很少上网或工作。几年前我们请人设计并安装房子周围的landscape,就前面和旁边一侧就花费八千美金,还是我们自己学着画葫芦完成了另一侧和后面。当时设计的人就指出天井要重做,我们不舍得再花钱,就拖到今天,不过现在总算完成了,感觉还不错。 网上有太多美国中国孰好孰坏的评论,还是自己像常人那样在一个地方住住,吃吃,出去走走,体验体验吧。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读“文化相聚”有感(之三)

我非常敬佩哈佛大学原英美文学系主任Robert Kiely, 他有两段内容我感触至深,摘录下来:“几个星期之后,他(四川大学英文系教授朱通伯)要回国了。他随便地问我喜欢不喜欢有朝一日去四川教书,我豪不犹豫地回答说我愿意。不过我后来经过了长时间的分析和思索,认为我那种未经事先考虑的立即回答即不是一时心血来潮,也不是出于礼貌,而完全是诚实的答复,它以惊人的速度变成了我的决心。”读Kiely的文字是一种享受,他文字优美、思路清晰,有才的人即使用英文写你也能感受到。 “我接受四川大学邀请的条件之一是允许我的家人陪同我,和我一同自由自在地与当地人生活在一起。我来中国不是要一直同其他的外国人住在友谊宾馆里、出席大使馆的聚会、把小孩送到国际学校。幸好成都没有提供这些“诱惑物”。四川大学乐意安排我的妻子教法语,把我的最小的女儿送到该校的幼儿园。但外办的干部吃不准如何安排我的十三岁的女儿和十七岁的儿子。。。”不是所有人来中国都是享受的,他就是其中之一,有多少中国人多么地羡慕外国人在中国的待遇?又有多少回归中国的中国人在享受着远远超出普通人的生活待遇? 在Kiely的耐心和坚持下:“我的三个孩子各自经历了比在轻松的、幽默的、若无其事的美国学校更系统更正规的训练。。。”这样的总结美国学习环境太准确了! Kiely的这篇是我感觉到是全书最长的一篇,但也是我感觉到最津津有味的一篇。 “文化相聚”一书在淘宝上有售。

Posted in Book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读“文化相聚”有感(之二)

Linell Davis说:“1990年回美国时,我的感情中心已经转移到了中国。尽管我试图找回我生活在美国的那份感情,找回我对我的祖国——我的精神家园的那种感情,但我却找不到了。中国朋友的来信和生活在中国的美国朋友的来信比我在美国遇到每个学生和教师来得更为真实。我最亲密的朋友是。。。中国同事。当我。。。又可以出乎意料地来中国时,我认识到这次是我的生活转折点。这一次,我将不会美国了,我把我在美国的房屋卖了。”能卖掉房屋来中国的,是有怎样大的决心?除非对中国有特别深厚的感情,谁会这么做? Leonard Schwartz, 一位娶了中国诗人张耳为妻的喜欢穿中山装的人说:“军大衣是张耳的九十九岁的老祖父让我穿的。在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肯德基占领了紫禁城和北海的时期,我却喜欢穿它,喜欢穿一点儿带有中国历史意味的一件过时的服装,比我穿西式大衣更喜欢。。。在美国人眼睛里,这种军大衣表示革命、浪漫、艰苦甚至长征,不过我知道它实际上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很流行,与长征或浪漫没有关系。”谁会想到军大衣与长征或浪漫的关系?至少我不会,我也从来没有穿过军大衣或想穿军大衣。美国人这点是很可爱的,他喜欢的东西他就自豪且执着。 Michael True说:“小学时,我和同学们在俄克拉何马州的一个小镇的满是灰尘的街上玩,我和我的朋友吉米•弗朗斯能说出世界各国首都和河流的名称,其中有长江、亚马逊河、马德里、新德里。而今我游历了这些遥远的地方,它们依然对我充满了魅力和神奇。特别是我游历在长江之上,我首次进入世界中央之国,或者也许在这里得到了“洗礼”。。。从南京到南通的长江之游占据了我记忆的中心地位。我的视角的改变正源于那次在长江上的游历,宽广,深远,神秘,如同长江继续影响我的一生。” 长江有这么伟大的力量,让我非常向往游历一番,其实游历全在于心。你还记得小时候的朋友名字吗?我一个都不记得了,这位美国朋友记性真好,一切又都在于心。

Posted in Book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读“文化相聚”有感(之一)

我的朋友埃文斯夫妇(David and Jan Evans)亲自签名并把这本书寄给我,这是一本由他们和张子清教授一起主编的中文书,Jan and David还曾经是我的host family,夫妇俩人作为美国富布莱特访问学者自1988年起曾先后三次到中国的云南,广州,南京教学和校际交流,他们对中国及中国人有着深厚的感情。我收到这本书后,就利用周末时间一口气读完,有点爱不释手的感觉因为我急于看到本书收集的五十位美国学者,作者和艺术家在中国的亲身经历和他们对中国的看法。 以下我逐步把我的读书体会记录下来跟大家分享。 Angela Bailey-Sundahl说:“安迪•沃霍尔曾坚持认为每人一生中都会有十五分钟的辉煌。我从没想到在自己辉煌的十五分钟的时间里,竟会给等候着看美国人的中国食客卖美国肯德基似的鸡腿。”你的十五分钟的辉煌在哪里?这是一个非常好笑的经历:Angela应朋友之邀去帮忙,没想到把她包装起来为一家新开张的烤鸡腿店当出售小姐、模特,可以说真会利用人呢。 Bob Cohen说:“夜色已深的时候,我在漱洗盆里洗了手脚。除了我和一个雇来的厨师,其余人都睡了。她是一个当地的已婚妇女,二十多岁。我们都不会说对方的语言,但我们在一起两年了,所以相处时彼此感觉蛮舒服的。她做完了家务,也在洗脚。我们都朝对方微笑着。我们都需要洗脚,这就把我们联系在了一起。一个来自纽约的小伙子能在别的什么地方拥有这样的经历?”读到这里我的眼里充满了泪水,整个一章记述了Bob在中国边远地区开发考察山洞所经历的有趣及感人故事。这段洗脚的事,洗脚对我来说真是久违了,记得大学时八个人一个宿舍,熄灯后我们就是洗脚来着的。 读这些真人真事让我感到亲切,我体会到其实这些美国人对我们中国的了解远远超过我自己,因为无论他们来之前还是在中国他们都在不断地研究着中国,而我只是在学校里填鸭式的学习而已。

Posted in Book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