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他州游记(四):小鬼怪公园、死马悬崖公园及两个非常值得去的国家公园Arches and Canyon Land NP

接下来去的几个公园需要开比较长的路,从Capitol Reef NP出来后由于没有找到可以接受的住处,都是破破烂烂,又没有空调,且看起来不安全的住处,我们临时改变计划由原来的朝南开变成朝北开,以便晚上开到叫Green River的小镇住宿,然后经过Arches NP 和Canyon Land NP, 再朝南开过Glen Canyon。去GreenRiver的途中经过小鬼怪公园Goblin State Park,进去后发现这个几乎没人去的公园很有意思,它里面的石头奇奇怪怪的,形状像小鬼怪,晚上的时候犹如鬼怪出没所以才起的名字吧。

在Arches国家公园附近有一个叫死马悬崖公园Dead Horse Point State Park,我们以前在科罗拉多州度假时有弯到这里,对这个公园还是有些印象的,尤其是它的故事:早年印第安人利用这个自然的U字型平台悬崖把野马赶到上面,野马无处可去,不得不纷纷掉下悬崖,悬崖下面是科罗拉多河,野马要么摔死要么受伤,这就是印第安人的打猎方式,非常聪明的。

石拱桥国家公园Arches National Park和峡谷地国家公园Canyon Land National Park,我建议大家一定要去,非常值得一看。好多年前我们曾经来过这里,所以这次是旧地重游。由于这两个邻近的公园都很大,我们在一个叫Moab的城市住了两晚,Moab是个旅游观光城市。Arches公园内的石拱桥照片是我个人认为最美的石拱桥照片,也是微软屏贴所用的照片之一。我们看到有人走到石拱桥上面的,胆子够大的,下面可是很深的峡谷底啊!傍晚出公园的时候,晚霞中金黄色的石柱和灰黑色的倒影使得整个公园美不甚收。峡谷地公园有一眼望不到边的恶地,地上有裂缝,远处隐约可见山峰和悬崖,这样的壮观景色让人心旷神怡,非常震撼。

Posted in Travel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犹他州游记(三):红峡谷Red Canyon和我认为行程中最漂亮的公园Bryce 国家公园

进Bryce 国家公园前,要经过红峡谷。我丈夫有个习惯,就是每到一个地方他要在旅游者中心visitor center停一停,进去问问这里有什么最值得玩的。红峡谷旅游者中心旁边山上就有一个很不错的trail, 一英里不到,可以走到离石柱hoodoos 很近的地方,一路上有很多石柱,有的可以绕石柱走,也有的可以爬到石柱上坐坐,石柱形状各异,颜色微红,很有特色。走在trail上,听到不远处有雷声,天气阴沉沉的,我们感觉这样的天气正好,反倒不热,所以也就没停下来就继续走,后来下起了小雨点,我们还是走完了trail,感觉蛮舒服的,要不是这样的天气肯定热得走不动。

Bryce国家公园像Zion那样可以搭乘公园内的车,但我们没有,这次是自己开车进去的,有六、七个景点,我个人认为Bryce国家公园是此行中所有公园中最漂亮的一个公园,不仅有许多颜色漂亮且形状各异的石柱hoodoos,它的石柱不仅有单个立着的,也有连成一片的像石屏,上面尖尖的形状像无数耸立在石屏上的山峰,规模和范围都比较大。而且峡谷也非常好看,其中有个trail我们走到峡谷最底,很有趣的trail,蜿蜒而下,有的段落还有些坡度的,非常值得一走,下去的时候早上还比较早,且太阳被岩石挡住了,不太热,但上来时就被烈日晒到了。在Bryce国家公园我们看到很多大巴,有很多法国人和欧洲人来这里旅游。

去Capitol  Reef国家公园的路上,我们小停在一个石化的沙土坡,光滑的山坡旁边的凹凹里有一堆一堆的冰雹没有融化,原来路上下过大雨,但山上可能下的却是冰雹。Capitol  Reef国家公园给我的感觉除了比较大以外,就是荒凉,不是小峡谷,而是宽敞的大峡谷,我对这个公园的印象不太深刻,可能几天旅行下来我们看到很多美丽的风景,有些审美疲劳吧。

Posted in Travel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妹妹老丈人的自传

我们全家和妹妹全家加上她的公公和婆婆一起犹他州度假回来,妹妹送给我一本她老丈人童善庆的自传,这本名为《笨鸟是怎样飞高的》的自传是由上海第二医科大学赞助、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影印中心制作的,大约印了一百本,只在亲戚和朋友中发发。

自传中有些事情真是不读不知道,一读让我感动、知情并感谢老人家写下这个自传让我们小辈今天能够有个了解。以下是我的一些印象比较深刻的地方:

千岛湖,大学的时候我和同学去过,那里风景优美,无数的小岛使得这个湖像个迷宫一样,乘船其中趣味无穷。原以为它是个自然湖,没想到读了自传才知道原来老人家的家乡浙江省淳安县的一个安静自足的小村被新安江水库的修建而淹没在水下面,才形成现在的千岛湖,以致家乡的人们失去家园,两次迁徙他乡,历尽苦难,甚至有亲人过世,人们没有得到任何政府的补助,与三峡的迁徙无法相比,这是我以前不知道的,真是应该记得人民为此付出的巨大代价和牺牲。

老人家是家中的长子,被他父亲和祖父视为“宝”,并为供他上学早出晚归的干活和挣钱,晚上他父亲还教他识字。我觉得老人家的父亲和母亲都很了不起,在那个时代他们以他们最能干的方式养育子女,他父亲长得眉清目秀的,在村里人缘也好,又懂文化,她母亲是最后一代的小脚女人,不识字,是“原生态人”,但勤劳能干,一生生了六男三女,一个小脚女人在迁徙途中走很多路,那是怎样过来的?

老人家自己的经历由于是在农村长大的,从小帮家里干活,所以他会种地、干粗活,养成他人生中吃苦耐劳的品质。自传中提到老人家曾经有过一个童养媳,由于当时家里封建思想的影响而安排的,幸好老人家没有喜欢上童养媳,才有妹妹今天的婆婆,我比较感动的是老人家对童养媳的描述还是非常真实,没有给她抹黑,他家里最终也比较开通,让童养媳回家,童养媳也另立家庭。从农村小学到县中学,到师范半年,到革大学习,到初次工作,到上海二医上大学,到北大研究生一年,到二医工作,到五七干校,到支边援藏,到赴日本参加学术会议,到赴美国进修,老人家作为二医的教授一生专心从事医学教育和研究事业,为培养新一代的学生辛勤耕耘。

我对那个时代的人和事很感兴趣,老人家经历了时代的变迁,那么多事情,其中有很多有趣的故事,比如大串联的时候老人家利用这个机会跑遍全中国,旅游了一大圈,当时没钱没关系,到处可以免费吃住或记账。去美国时,老人家的一件行李被航空公司丢了,虽然航空公司赔了一点,但里面有重要的礼物受朋友之托带给朋友的,那是无法补偿的;在纽约时,老人家的钱包给人偷了;老人家回国后把自己省下来的钱买冰箱、照相机等,那是九十年代初,也是我刚到美国打工上学的时期,我也为家里存钱、寄钱,所以我很有相同的体会。

最后说到序,是老人家的大儿子写的,写得非常好,其中说到老人家帮他从宿舍搬到家里,用扁担挑书的事,在先进的大上海一个年轻人身边走着个当农民的父亲,当时的感觉和今天我们都为人父母时候的体会,真是感人肺腑,其实我想写自传最高的境界莫过于让人有感动的地方吧。

我很欣慰老人家能够注意保重自己的身体,健康快乐,安度晚年。与大家分享下面的几段摘节。

Posted in Biography, Book, Chinese, Family, Life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犹他州游记(二):意想不到的收获-西部片影城Frontier Movie Town和杉树恶地Cedar Breaks

由于上面说的原因,我们第二天住在往南的位于犹他和亚利桑那边境的小镇Kanab。去了镇上的小museum,里面保留了以前拍西部片时的布景和道具,有马厩、监狱、银行等,虽小但蛮有意思的,我们五岁的儿子还好奇地坐在监狱里看他的假人同伴是谁呢?

路过Pink Sand State Park红沙州立公园,进去里面,在沙里走了一圈,很细的沙,颜色微红,有些沙漠植物生长,开的花颜色鲜艳,有的现状还非常特别,还看见有人骑着沙丘摩托在沙丘里面玩。

北上去Bryce Canyon时,我们顺便路过杉树恶地Cedar Breaks,这是我个人认为整个犹他州玩下来所见过的影响最深的一个景点。介绍上说这里的许许多多形状各异的石柱形成了一个露天剧院,但我感觉它更像一个个宫殿,颜色灿烂,非常好看。

Posted in Travel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犹他州游记(一):Zion国家公园像小规模的大峡谷

游犹他州我们的计划是: 花一周的时间逆时针方向从盐湖城出发最后回到盐湖城,走遍州内所有的国家公园和几个州立公园:Zion NP(National Park简称) -> Bryce Canyon NP -> Capitol Reef NP -> Arches NP -> Canyon Land NP, 再到大盐湖Great Salt Lake上的小岛Antelope Island 看看盐湖到底是什么。

中午时分我们飞到盐湖城,与妹妹一家在机场集合,租了两辆五人座的SUV车后,我们就往南开了约四、五小时到达离Zion NP不远的Cedar City入住。由于此次度假我们没有预先定好酒店,离开盐湖城时我从AAA的旅游指南上找到几家符合我们基本要求的三星的连锁酒店,一般像Comfort Inn, Holiday Inn之类的,打电话去问今晚有没有空房,有的话再问价格,比较两个酒店后就决定其中的一个。这次行程本来都打算这么做寻找住的地方的,这样我们可以灵活在一个地方多玩一下不受住地的约束,但是第二天就发现有问题了,因为越是近到国家公园,越难找住的地方,八月游客还是蛮多的,几乎打了所有近Bryce Canyon NP附近的大大小小地方,住宿全部爆满,所以第二天晚上我们不得不临时改变方向,住到向南一个小时远的小镇。通过这次教训,以后的行程我基本晚上预订好第二天的酒店,这样就不用担心我们的住宿问题,第二天放心去玩了。这里我想到一个小tip技巧一:最好有AAA会员,因为酒店基本都有百分之十的折扣给AAA会员,所以一年的会员费六十五美金你只要一年度假一次就赚回来了。外加免费的地图和导游书,如果车在外面出了问题还可以打电话请求路边帮助roadside assistance, 何乐而不为呢?

再回到前面说的,Cedar City入住后,我们第二天就开到Zion NP。Zion国家公园是很大的,要一天时间,公园内要搭乘公园内的旅游车,有八个景点可以下车,你可以挑几个景点下车看看或者像我们那样全下,一般一英里左右的trail我们就走一下,因为有老人和五岁以下的孩子,而且太阳下面晒得还是很热的,所以我们是有选择性的。有老人和孩子不能去的trail,他们可以在车站休息一下等我们回来。看完一个景点,接着趁车及至返回入口处。最好不要自己开车进公园,因为里面没有停车的地方。由于是一天跟公园内旅游车走,你要做好准备,不要忘记随身带好足够的饮用水和零食、带好相机、戴好帽子、涂好防晒霜哦。小tip技巧二:进入国家公园是要买门票的,我们买国家公园年票八十美金,从你买的那天起有效一年,进其它国家公园只要出示一下。每个国家公园的门票大概每辆车十到二十美金吧,这次犹他之行我们就要去至少五个国家公园,所以年票最合算,一个公园可以去多次并且还可以用一年。

Zion国家公园给我的感觉就像小规模的大峡谷,以下附上几张Zion NP内我个人认为最好的照片。

Posted in Travel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回不去的2008

2008年我正在为3M公司就职,工作上得心应手,不知不觉中已到年底,外面的世界已经经历风风雨雨,职场上连连裁员,终于不幸的消息传来,我也被裁掉了。正处于职场上高峰的我,想再找到同样好的职位已是不可能。

虽然我们家平时吃、穿、住、行上依旧,但生活上也正在发生变化,以前每年两次的度假现在变成了一次。旅行是美国人生活方式的一部分,现在也不得不把旅行放到一边,首先要照顾好温饱问题和住房问题。住房问题更是凄惨,很多人的房价大跌,他们欠银行的钱比房子的价值还多,我们幸好没有这个问题。

股市的大大跌落使得我们的财产缩水几乎一半,我们高峰时候的财产也是一去不返。谁也不知道几十年后股市是否还会回升到2008年的状态?我们只能希望运气吧。这也意味着我们今后退休后的生活状态会受到影响,我们在股市里的为退休积累的钱也大大缩水了。

我想最回不去的可能要数自己创业后,再也回不去那朝八晚五的公司日子。有人问我想不想回到原来的公司工作?我说:绝对不想。不是说我不眷恋公司的高薪,而是我更图我自己当家做主的快乐,还有就是美国精神的体现吧,强调先锋、开拓、自由、勇往直前的精神,这种精神跟我的性格非常符合。我的职场生涯从2009年开始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我再也不是一个在公司里乖乖工作领取薪酬的员工了,而是一个当家做主的自由创业者,这种过度是不容易的,但是我非常开心我选择了后者.

Posted in American family, Career, Life in America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从上海的弄堂里走出来

记忆里八、九十年代的上海,夏天尤其难熬,那个热呀热得人想脱层皮,狭小的弄堂和七十二家房客般的住房让人更是喘不过气来。从我家的阳台望出去,街上满是乘凉的人,有的坐着,有的躺着,有的穿着睡衣,有的男的赤着膊,人人扇着大蒲扇,男女老少都有。

我家七口人就住在虹口区的一个弄堂里的两间小房子里。那个石库门房子里一共住着五家人,楼下一家,楼上三家,再加阁楼上一家。楼下的那家父亲早逝,全靠母亲,母亲去世后就靠姐姐,几个妹妹先后出嫁,走出弄堂。楼上有一家是一对年轻夫妇跟父母合住,他们是工人,厂里分到房子后就搬走了,房子让父母住。还有一家弟弟结婚和母亲一直住着老房子,哥哥一家有两个孩子一起住过很久,后来搬去深圳。阁楼上的老太太原先照顾一个小姐,是那家的佣人,那个小姐去香港了,老太太就一个人住着多年,直到去世,阁楼就空着。然后就是我们家了。我们楼上四家人家总共二十人左右公用一个卫生间和三个厨房。

以后姐姐、哥哥和我先后出国,我们家就从虹口搬到曹阳新村,两房一厅的老式工房条件比弄堂里的小房子好多了,独家独用,当时我们用两万人民币就买下来了。95年我带老公和十三个月的儿子回国,我们在曹阳住过一个星期,还去过虹口的老房子看过,我老公走在漆黑的楼梯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感觉摇摇欲坠,他说:这个房子好像要塌下来了,你们以前住这里?我说:是啊,我们住了几十年了,就是这样的,不要紧的。虹口的老房子后来在不在就不知道了,也没再去看过,是不是被拆掉造高速了也不得而知,只是后来听说那里的地段很好,从外滩高速下来一定要经过这里的。

后来我外婆、妈妈和妹妹也搬出曹阳到更好的新工房。

说来也奇怪,虽然当时弄堂里的居住条件非常差,跟我在美国居住的独立洋房差距甚远,但我还是对弄堂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它就像电影一样记录着一个时代和那个时代的故事,仿佛每个石库门房子里都隐藏着很多很多的秘密,然而这个石库门一打开,里面就走出来漂漂亮亮的年轻女子,像王琪瑶那样,这样的石库门里隐藏着太多那样的女子了。还有就是从石库门房子里走出来的光鲜男人,听说旧上海的男人们有用枕头压着西裤睡觉的,让西裤总是有一条笔挺的筋,第二天穿着出去上班,西装革履的,风度翩翩,用上海话说嘘头特好了。上海的弄堂真是太奇特了,让人时时感到蠢蠢欲动的不安和树欲静而风不止的压力,真是有太多的回忆了!

Posted in Life, Shanghai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开启美好征程

我上《海外英语》杂志了!很高兴《海外英语》杂志对我的精英访谈第一季创业篇发表在该杂志6月刊上,在此跟大家分享一下,快来看看吧,点击此链接看原文。

 

Posted in Book, Career, Life in America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写在父亲节

大三的时候父亲在一个下雨的夏天晚上因癌症去世了,我跟父亲蛮亲的,而且感觉家里因此而失去了支柱,所以我当时非常伤心。男朋友的不离不弃,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始终守候在我的身边,陪伴我度过我人生中最苦难的时期。

一年以后,我赴美留学,从此一直居住在大洋彼岸。记忆里父亲是个英俊消瘦、文质彬彬、聪明且温和的人。

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为父亲过早的去世,没有看见我结婚成家,更没有看见我的三个孩子而痛心,更为父亲没有过过父亲节这样的节日而伤心。有一个秘密一直藏在我心里,那就是我丈夫的生日和我父亲去世的日子是同一个日子,丈夫出生在美国,他的祖先来自欧洲,而我的父亲祖籍广东,这是偶然的巧合,还是冥冥之中上天让我永远不要忘记这个日子?

Posted in Family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在美国的几件难忘事(二)

95年我和丈夫及十三个月大的儿子第一次回国,阴差阳错的飞到旧金山机场,到上中国国际航空的时候才发现我没带中国护照,那时我还是中国护照,原来他们两个去办签证,所以两本护照就放一起了,我的不需要签证结果忘记在家了,害得我公公婆婆跑去我家把我的护照急件寄到我姐姐家,我们也因此改变计划先到圣荷西我姐姐家几天,然后下周二再回国。在旧金山的时候我出国后第一次见到我哥哥,他先我一年去的英国,我哥哥和嫂嫂这时正好在旧金山,以后我又见过他们两次在多伦多,一次是他们女儿出生,另一次是我们去度假。

飞机上我们抱着大儿子,把他放在飞机的小桌板上,小小的一个人,带的东西却特别多,尿片、婴儿推车等等,还带回来一个体积庞大的电视机,当时要到海关办手续,非常麻烦,我都不记得是怎么把个大电视机带回来的。那是我丈夫第一次到中国,他感觉中国好落后,也不习惯吃的,三个星期瘦了十斤。我们推大儿子到超市买东西,常常遭到一大群人的围观。离开中国时,我还不知道我怀上了老二。老二出生时,深夜我感觉有水出来,但不疼,我就一个人开着车到医院,医生一看说羊水破了要留在医院待产,早上到我丈夫带着老大来时,我刚刚生完老二。说起这事,我的女同学们都很吃惊,你怎么能自己开车呢? 我是想让我丈夫和孩子多睡一会儿,也不知道是不是要生,所以我不想他们深更半夜地折腾。

2000年我们全家第二次到中国,两个儿子分别四岁和六岁,在香港和海南岛玩得很开心,我们在大东海里第一次潜水,又害怕又好玩,两个孩子对这次的旅行记忆尤新。我们每到一处常常有人围观,开玩笑说两个孩子是中外合资的产品。以后每五年我们全家回国一次,随着孩子长大,我们也玩遍中国的很多地方。两个孩子从三岁起就跟着我们到处玩,几乎玩遍美国的所有州包括阿拉斯加和夏威夷,还有加拿大,其中夏威夷是他们的最爱。

这些年轻人是我们的教练

帮妈妈办的移民一年以后就通过了,很快妈妈来到加州,住在姐姐家里。原本在国内的一些咳嗽什么的慢性病全没了,美国的空气好。之前妈妈也来过美国无数次,这次就常住了。妈妈英语一点不懂,没想到她去补习班学习,五年以后居然用英文考过美国公民,成为美国公民后她的福利比绿卡好多了,经济上她完全自立。

97年我们搬到明州,离开南达科塔前我在教堂受洗。刚到明州时我们住在公寓里一年,公寓是单车库的,我丈夫的车比我的好,就让他的车停在车库,我的停在露天。冬天下雪的时候,我丈夫总是先帮我的车铲去积雪后,他再去上班,让我很感动!我和我的丈夫同在一个办公楼有七、八年之久,虽然不同公司,但我几乎天天能在食堂见到他,他有他的同事,我有我的同事,有一天我回到办公室惊讶地看到一束红玫瑰放在我桌上,同事嘻嘻笑地告诉我,我丈夫早上就打电话请他先拿着,等我走开后放在我桌上,同事都赞我们好浪漫。回家问丈夫,感觉今天也不是什么重要日子,他说去上班的路上看到玫瑰就买了。

2002年我刚到办公室,就接到妹妹的邮件说外婆过世了,我一下子眼泪掉出来,悲伤极了。外婆是我最敬爱的人,从我上学起,我就一直跟外婆同睡一张床。她虽目不识丁,也没上过学,但她从小带大我们姐姐、哥哥、妹妹和我四人,天天为我们买菜烧饭,家庭主妇的能力极强,且常常助人为乐,邻居喜欢她。我马上安排回国,但是要办签证,最快也要两个星期后才能走。幸好外婆在七十多岁的时候体力还不错,曾两次到美国住在加州一段时间,所以还见过她 几次。

2004年在阿拉斯加度假,走了一半的路程不得不打道回府,我的婆婆过世了,我们都没想到。

像许多回国的人一样,我们2005年和2010年回国的时候分别在照相馆拍了一些照片,前面一次是结婚照,过了十多年再拍结婚照有点好笑,不过还是蛮值得的,把我们全家折腾了一天。后面一次我们就拍些家庭的。

以后很多年顺利的日子,我倒反而没有什么难忘的事可说的了。人就是这样容易忘记开心的事。

Posted in Life in America | Tagged , ,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