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Life

妹妹老丈人的自传

我们全家和妹妹全家加上她的公公和婆婆一起犹他州度假回来,妹妹送给我一本她老丈人童善庆的自传,这本名为《笨鸟是怎样飞高的》的自传是由上海第二医科大学赞助、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影印中心制作的,大约印了一百本,只在亲戚和朋友中发发。 自传中有些事情真是不读不知道,一读让我感动、知情并感谢老人家写下这个自传让我们小辈今天能够有个了解。以下是我的一些印象比较深刻的地方: 千岛湖,大学的时候我和同学去过,那里风景优美,无数的小岛使得这个湖像个迷宫一样,乘船其中趣味无穷。原以为它是个自然湖,没想到读了自传才知道原来老人家的家乡浙江省淳安县的一个安静自足的小村被新安江水库的修建而淹没在水下面,才形成现在的千岛湖,以致家乡的人们失去家园,两次迁徙他乡,历尽苦难,甚至有亲人过世,人们没有得到任何政府的补助,与三峡的迁徙无法相比,这是我以前不知道的,真是应该记得人民为此付出的巨大代价和牺牲。 老人家是家中的长子,被他父亲和祖父视为“宝”,并为供他上学早出晚归的干活和挣钱,晚上他父亲还教他识字。我觉得老人家的父亲和母亲都很了不起,在那个时代他们以他们最能干的方式养育子女,他父亲长得眉清目秀的,在村里人缘也好,又懂文化,她母亲是最后一代的小脚女人,不识字,是“原生态人”,但勤劳能干,一生生了六男三女,一个小脚女人在迁徙途中走很多路,那是怎样过来的? 老人家自己的经历由于是在农村长大的,从小帮家里干活,所以他会种地、干粗活,养成他人生中吃苦耐劳的品质。自传中提到老人家曾经有过一个童养媳,由于当时家里封建思想的影响而安排的,幸好老人家没有喜欢上童养媳,才有妹妹今天的婆婆,我比较感动的是老人家对童养媳的描述还是非常真实,没有给她抹黑,他家里最终也比较开通,让童养媳回家,童养媳也另立家庭。从农村小学到县中学,到师范半年,到革大学习,到初次工作,到上海二医上大学,到北大研究生一年,到二医工作,到五七干校,到支边援藏,到赴日本参加学术会议,到赴美国进修,老人家作为二医的教授一生专心从事医学教育和研究事业,为培养新一代的学生辛勤耕耘。 我对那个时代的人和事很感兴趣,老人家经历了时代的变迁,那么多事情,其中有很多有趣的故事,比如大串联的时候老人家利用这个机会跑遍全中国,旅游了一大圈,当时没钱没关系,到处可以免费吃住或记账。去美国时,老人家的一件行李被航空公司丢了,虽然航空公司赔了一点,但里面有重要的礼物受朋友之托带给朋友的,那是无法补偿的;在纽约时,老人家的钱包给人偷了;老人家回国后把自己省下来的钱买冰箱、照相机等,那是九十年代初,也是我刚到美国打工上学的时期,我也为家里存钱、寄钱,所以我很有相同的体会。 最后说到序,是老人家的大儿子写的,写得非常好,其中说到老人家帮他从宿舍搬到家里,用扁担挑书的事,在先进的大上海一个年轻人身边走着个当农民的父亲,当时的感觉和今天我们都为人父母时候的体会,真是感人肺腑,其实我想写自传最高的境界莫过于让人有感动的地方吧。 我很欣慰老人家能够注意保重自己的身体,健康快乐,安度晚年。与大家分享下面的几段摘节。

Posted in Biography, Book, Chinese, Family, Life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从上海的弄堂里走出来

记忆里八、九十年代的上海,夏天尤其难熬,那个热呀热得人想脱层皮,狭小的弄堂和七十二家房客般的住房让人更是喘不过气来。从我家的阳台望出去,街上满是乘凉的人,有的坐着,有的躺着,有的穿着睡衣,有的男的赤着膊,人人扇着大蒲扇,男女老少都有。 我家七口人就住在虹口区的一个弄堂里的两间小房子里。那个石库门房子里一共住着五家人,楼下一家,楼上三家,再加阁楼上一家。楼下的那家父亲早逝,全靠母亲,母亲去世后就靠姐姐,几个妹妹先后出嫁,走出弄堂。楼上有一家是一对年轻夫妇跟父母合住,他们是工人,厂里分到房子后就搬走了,房子让父母住。还有一家弟弟结婚和母亲一直住着老房子,哥哥一家有两个孩子一起住过很久,后来搬去深圳。阁楼上的老太太原先照顾一个小姐,是那家的佣人,那个小姐去香港了,老太太就一个人住着多年,直到去世,阁楼就空着。然后就是我们家了。我们楼上四家人家总共二十人左右公用一个卫生间和三个厨房。 以后姐姐、哥哥和我先后出国,我们家就从虹口搬到曹阳新村,两房一厅的老式工房条件比弄堂里的小房子好多了,独家独用,当时我们用两万人民币就买下来了。95年我带老公和十三个月的儿子回国,我们在曹阳住过一个星期,还去过虹口的老房子看过,我老公走在漆黑的楼梯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感觉摇摇欲坠,他说:这个房子好像要塌下来了,你们以前住这里?我说:是啊,我们住了几十年了,就是这样的,不要紧的。虹口的老房子后来在不在就不知道了,也没再去看过,是不是被拆掉造高速了也不得而知,只是后来听说那里的地段很好,从外滩高速下来一定要经过这里的。 后来我外婆、妈妈和妹妹也搬出曹阳到更好的新工房。 说来也奇怪,虽然当时弄堂里的居住条件非常差,跟我在美国居住的独立洋房差距甚远,但我还是对弄堂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它就像电影一样记录着一个时代和那个时代的故事,仿佛每个石库门房子里都隐藏着很多很多的秘密,然而这个石库门一打开,里面就走出来漂漂亮亮的年轻女子,像王琪瑶那样,这样的石库门里隐藏着太多那样的女子了。还有就是从石库门房子里走出来的光鲜男人,听说旧上海的男人们有用枕头压着西裤睡觉的,让西裤总是有一条笔挺的筋,第二天穿着出去上班,西装革履的,风度翩翩,用上海话说嘘头特好了。上海的弄堂真是太奇特了,让人时时感到蠢蠢欲动的不安和树欲静而风不止的压力,真是有太多的回忆了!

Posted in Life, Shanghai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美国中国小体验

这俩天我们班的雅虎群热闹非凡,有同学回国看看也有同学来美国玩玩,她们各抒己见分享感受,我是看得津津乐道。 美国东西便宜 同学带女儿来参观斯坦福大学,想让女儿圆自己早年的梦想。在西部游玩了一圈,并到各大商店购物,感想之一是美国人民的生活有保障,物价真低啊!其实美国除了人工和IP Property两样以外,其它都比中国低:吃的,穿的,还有住的房子,开的车,等等。同学吃蓝莓、樱桃、raspberry乐不可支。 北京乱,骗子多;杭州人虽多,但是人间天堂 去北京的同学说北京乱,骗子多,到处是黑车;杭州人虽多,但能接受,风景优美,的确是人间天堂,尤其爱吃外婆家的,原先我还以为真是外婆家呢,同学解释说是餐馆名,唉!我好落伍哦。同学还问起有没有人知道杭州房子的情况,结果我们群的反应是:杭州是神仙住的地方,尤其是我们这些在美多年的没多多钱的凡人别想!诸暨是个美的地方,且没什么人,多好啊,有人问起有没有看到诸暨漂亮的MM? DIY 因为美国人工贵,所以要DIY。我家就常常do it ourselves, 上周我们自己完成了楼下到草地的天井patio,工程之大远远超出我的预料,我们两个孩子也帮忙,先挖出上千块砖,准备地基,平整地基(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重新做过的原因之一,原先的住家没弄好,今天我们的后果就是坑坑洼洼),铺上砖,用沙子填充所以缝隙(不然长草,又要把砖挤得高低不平),砖上漆上保护层,平整周围地基,铺上垫脚石,这样有个从天井到草地的转接过道。整整三、四天我就忙这个了,所以很少上网或工作。几年前我们请人设计并安装房子周围的landscape,就前面和旁边一侧就花费八千美金,还是我们自己学着画葫芦完成了另一侧和后面。当时设计的人就指出天井要重做,我们不舍得再花钱,就拖到今天,不过现在总算完成了,感觉还不错。 网上有太多美国中国孰好孰坏的评论,还是自己像常人那样在一个地方住住,吃吃,出去走走,体验体验吧。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留美,我的选择

今天的人难以理解我为什么跑那么远的路不在国内发展,我完全理解。二十多年前,我是一个没权,没钱的家庭里的孩子,虽然毕业于名校也是高校允许自己找工作开放的第一年,但没有门路还要服从分配,所以出国是第一选择,当时我甚至不惜牺牲我的文凭,坚决地一毕业就走了。我可以全然不顾四年的勤奋苦读以及对于这所学校的热爱,拿着肄业文凭就走了,原因是大三时为办护照当时的规定是要停学的,只是形式而已,我完成全部的学业及答辩,在当时的同一届毕业生中也只有五六个像我这样拿肄业文凭自费留学的。虽然痛心不已,但我知道我是去学研究生学位的,学校要不给我本科生文凭,我又能怎样?好在我七月走的,九月学校就让我妈妈去拿毕业文凭,给我们补上了。当我在美国收到文凭时,你可以想象我的心情是怎样的。 说到底,出国的愿望不是一天两天一个星期决定的,我在中学住校读书时就非常向往,并决心这是我要走的路,可能是贫困的家境,好强的我,对西方的向往,对美国科学技术的向往,对好生活的向往和改变处境以及家里有美国亲戚的影响,种种一切综合一起的吧。前两年在美国的艰苦生活让我和家人几乎无法及时联系,互联网还没有,打电话每分钟要一块多美金,我怎能打得起?我只能书信往来,中间来回时间很长,往往几个月后才有回信。但是有一件事我却始终在做,那就是给家里寄钱,不管我打工挣钱还是省吃俭用,第一年的暑假,我到纽约打工就挣回来我家为我出国借的二万人民币作为付给国家的培养费,二万在二十年前是个不小的数字,我在短短的俩个月就能靠打工挣来,那是多好的一件事啊。虽然十多年前的海归热潮让我心动,但我已深耕于美国社会、生活和工作,而且我也不是一个人,要更为家里和孩子想想,所以不回来。也曾经希望我所在的大公司有机会回国工作,但始终没有这样的机会轮到我身上,我相信:不属于我的,永远不属于我。 今天的中国的确好,钱多机会多,我有一半的同学留在国内发展的都很好。我想我要是留下来,经过自己的努力,也会不错的,但是我一点也没有后悔当初离开。这只是我个人的情况,是我的选择。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My American dream came true

As the first generation immigrant from China, I was asked to speak at various events because people are fascinated by my story.  Twenty one years ago when I came to this country, I had only $40 in my pocket.  Agains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偶尔当农民的滋味

除非去公园,二十年前在上海根本看不到草地树木,也根本不知道当农民的滋味。住在美国就不一样了,天气好了草长得特快,每周就要割一次草,今年雇了 我家的俩个大孩子,一个割房子前面的,另一个割房子后面的, 俩个孩子半个小时就割完了,我们付他们每人每次十美金,不是手割的,是机器割的。我以前也割过,刚割完的草地发出香喷喷的味道,闻起来看起来都特好。 还 有花园这个时候需要经常拔草,我先小心地在草上洒上农药,不能洒到花和灌木上啰,然后过几天我再用手去拔。我家的花园围着房子四周,有各种各样的花草树 木,美化我们的房子和环境,功劳不小啊。偶尔干这些活是不错的户外活动,尤其看到劳动成果的时候,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发现现在偶尔还是喜欢当农民的!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