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Book

妹妹老丈人的自传

我们全家和妹妹全家加上她的公公和婆婆一起犹他州度假回来,妹妹送给我一本她老丈人童善庆的自传,这本名为《笨鸟是怎样飞高的》的自传是由上海第二医科大学赞助、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影印中心制作的,大约印了一百本,只在亲戚和朋友中发发。 自传中有些事情真是不读不知道,一读让我感动、知情并感谢老人家写下这个自传让我们小辈今天能够有个了解。以下是我的一些印象比较深刻的地方: 千岛湖,大学的时候我和同学去过,那里风景优美,无数的小岛使得这个湖像个迷宫一样,乘船其中趣味无穷。原以为它是个自然湖,没想到读了自传才知道原来老人家的家乡浙江省淳安县的一个安静自足的小村被新安江水库的修建而淹没在水下面,才形成现在的千岛湖,以致家乡的人们失去家园,两次迁徙他乡,历尽苦难,甚至有亲人过世,人们没有得到任何政府的补助,与三峡的迁徙无法相比,这是我以前不知道的,真是应该记得人民为此付出的巨大代价和牺牲。 老人家是家中的长子,被他父亲和祖父视为“宝”,并为供他上学早出晚归的干活和挣钱,晚上他父亲还教他识字。我觉得老人家的父亲和母亲都很了不起,在那个时代他们以他们最能干的方式养育子女,他父亲长得眉清目秀的,在村里人缘也好,又懂文化,她母亲是最后一代的小脚女人,不识字,是“原生态人”,但勤劳能干,一生生了六男三女,一个小脚女人在迁徙途中走很多路,那是怎样过来的? 老人家自己的经历由于是在农村长大的,从小帮家里干活,所以他会种地、干粗活,养成他人生中吃苦耐劳的品质。自传中提到老人家曾经有过一个童养媳,由于当时家里封建思想的影响而安排的,幸好老人家没有喜欢上童养媳,才有妹妹今天的婆婆,我比较感动的是老人家对童养媳的描述还是非常真实,没有给她抹黑,他家里最终也比较开通,让童养媳回家,童养媳也另立家庭。从农村小学到县中学,到师范半年,到革大学习,到初次工作,到上海二医上大学,到北大研究生一年,到二医工作,到五七干校,到支边援藏,到赴日本参加学术会议,到赴美国进修,老人家作为二医的教授一生专心从事医学教育和研究事业,为培养新一代的学生辛勤耕耘。 我对那个时代的人和事很感兴趣,老人家经历了时代的变迁,那么多事情,其中有很多有趣的故事,比如大串联的时候老人家利用这个机会跑遍全中国,旅游了一大圈,当时没钱没关系,到处可以免费吃住或记账。去美国时,老人家的一件行李被航空公司丢了,虽然航空公司赔了一点,但里面有重要的礼物受朋友之托带给朋友的,那是无法补偿的;在纽约时,老人家的钱包给人偷了;老人家回国后把自己省下来的钱买冰箱、照相机等,那是九十年代初,也是我刚到美国打工上学的时期,我也为家里存钱、寄钱,所以我很有相同的体会。 最后说到序,是老人家的大儿子写的,写得非常好,其中说到老人家帮他从宿舍搬到家里,用扁担挑书的事,在先进的大上海一个年轻人身边走着个当农民的父亲,当时的感觉和今天我们都为人父母时候的体会,真是感人肺腑,其实我想写自传最高的境界莫过于让人有感动的地方吧。 我很欣慰老人家能够注意保重自己的身体,健康快乐,安度晚年。与大家分享下面的几段摘节。

Posted in Biography, Book, Chinese, Family, Life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开启美好征程

我上《海外英语》杂志了!很高兴《海外英语》杂志对我的精英访谈第一季创业篇发表在该杂志6月刊上,在此跟大家分享一下,快来看看吧,点击此链接看原文。  

Posted in Book, Career, Life in America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读“文化相聚”有感(之三)

我非常敬佩哈佛大学原英美文学系主任Robert Kiely, 他有两段内容我感触至深,摘录下来:“几个星期之后,他(四川大学英文系教授朱通伯)要回国了。他随便地问我喜欢不喜欢有朝一日去四川教书,我豪不犹豫地回答说我愿意。不过我后来经过了长时间的分析和思索,认为我那种未经事先考虑的立即回答即不是一时心血来潮,也不是出于礼貌,而完全是诚实的答复,它以惊人的速度变成了我的决心。”读Kiely的文字是一种享受,他文字优美、思路清晰,有才的人即使用英文写你也能感受到。 “我接受四川大学邀请的条件之一是允许我的家人陪同我,和我一同自由自在地与当地人生活在一起。我来中国不是要一直同其他的外国人住在友谊宾馆里、出席大使馆的聚会、把小孩送到国际学校。幸好成都没有提供这些“诱惑物”。四川大学乐意安排我的妻子教法语,把我的最小的女儿送到该校的幼儿园。但外办的干部吃不准如何安排我的十三岁的女儿和十七岁的儿子。。。”不是所有人来中国都是享受的,他就是其中之一,有多少中国人多么地羡慕外国人在中国的待遇?又有多少回归中国的中国人在享受着远远超出普通人的生活待遇? 在Kiely的耐心和坚持下:“我的三个孩子各自经历了比在轻松的、幽默的、若无其事的美国学校更系统更正规的训练。。。”这样的总结美国学习环境太准确了! Kiely的这篇是我感觉到是全书最长的一篇,但也是我感觉到最津津有味的一篇。 “文化相聚”一书在淘宝上有售。

Posted in Book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读“文化相聚”有感(之二)

Linell Davis说:“1990年回美国时,我的感情中心已经转移到了中国。尽管我试图找回我生活在美国的那份感情,找回我对我的祖国——我的精神家园的那种感情,但我却找不到了。中国朋友的来信和生活在中国的美国朋友的来信比我在美国遇到每个学生和教师来得更为真实。我最亲密的朋友是。。。中国同事。当我。。。又可以出乎意料地来中国时,我认识到这次是我的生活转折点。这一次,我将不会美国了,我把我在美国的房屋卖了。”能卖掉房屋来中国的,是有怎样大的决心?除非对中国有特别深厚的感情,谁会这么做? Leonard Schwartz, 一位娶了中国诗人张耳为妻的喜欢穿中山装的人说:“军大衣是张耳的九十九岁的老祖父让我穿的。在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肯德基占领了紫禁城和北海的时期,我却喜欢穿它,喜欢穿一点儿带有中国历史意味的一件过时的服装,比我穿西式大衣更喜欢。。。在美国人眼睛里,这种军大衣表示革命、浪漫、艰苦甚至长征,不过我知道它实际上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很流行,与长征或浪漫没有关系。”谁会想到军大衣与长征或浪漫的关系?至少我不会,我也从来没有穿过军大衣或想穿军大衣。美国人这点是很可爱的,他喜欢的东西他就自豪且执着。 Michael True说:“小学时,我和同学们在俄克拉何马州的一个小镇的满是灰尘的街上玩,我和我的朋友吉米•弗朗斯能说出世界各国首都和河流的名称,其中有长江、亚马逊河、马德里、新德里。而今我游历了这些遥远的地方,它们依然对我充满了魅力和神奇。特别是我游历在长江之上,我首次进入世界中央之国,或者也许在这里得到了“洗礼”。。。从南京到南通的长江之游占据了我记忆的中心地位。我的视角的改变正源于那次在长江上的游历,宽广,深远,神秘,如同长江继续影响我的一生。” 长江有这么伟大的力量,让我非常向往游历一番,其实游历全在于心。你还记得小时候的朋友名字吗?我一个都不记得了,这位美国朋友记性真好,一切又都在于心。

Posted in Book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读“文化相聚”有感(之一)

我的朋友埃文斯夫妇(David and Jan Evans)亲自签名并把这本书寄给我,这是一本由他们和张子清教授一起主编的中文书,Jan and David还曾经是我的host family,夫妇俩人作为美国富布莱特访问学者自1988年起曾先后三次到中国的云南,广州,南京教学和校际交流,他们对中国及中国人有着深厚的感情。我收到这本书后,就利用周末时间一口气读完,有点爱不释手的感觉因为我急于看到本书收集的五十位美国学者,作者和艺术家在中国的亲身经历和他们对中国的看法。 以下我逐步把我的读书体会记录下来跟大家分享。 Angela Bailey-Sundahl说:“安迪•沃霍尔曾坚持认为每人一生中都会有十五分钟的辉煌。我从没想到在自己辉煌的十五分钟的时间里,竟会给等候着看美国人的中国食客卖美国肯德基似的鸡腿。”你的十五分钟的辉煌在哪里?这是一个非常好笑的经历:Angela应朋友之邀去帮忙,没想到把她包装起来为一家新开张的烤鸡腿店当出售小姐、模特,可以说真会利用人呢。 Bob Cohen说:“夜色已深的时候,我在漱洗盆里洗了手脚。除了我和一个雇来的厨师,其余人都睡了。她是一个当地的已婚妇女,二十多岁。我们都不会说对方的语言,但我们在一起两年了,所以相处时彼此感觉蛮舒服的。她做完了家务,也在洗脚。我们都朝对方微笑着。我们都需要洗脚,这就把我们联系在了一起。一个来自纽约的小伙子能在别的什么地方拥有这样的经历?”读到这里我的眼里充满了泪水,整个一章记述了Bob在中国边远地区开发考察山洞所经历的有趣及感人故事。这段洗脚的事,洗脚对我来说真是久违了,记得大学时八个人一个宿舍,熄灯后我们就是洗脚来着的。 读这些真人真事让我感到亲切,我体会到其实这些美国人对我们中国的了解远远超过我自己,因为无论他们来之前还是在中国他们都在不断地研究着中国,而我只是在学校里填鸭式的学习而已。

Posted in Book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