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文化相聚”有感(之三)

我非常敬佩哈佛大学原英美文学系主任Robert Kiely, 他有两段内容我感触至深,摘录下来:“几个星期之后,他(四川大学英文系教授朱通伯)要回国了。他随便地问我喜欢不喜欢有朝一日去四川教书,我豪不犹豫地回答说我愿意。不过我后来经过了长时间的分析和思索,认为我那种未经事先考虑的立即回答即不是一时心血来潮,也不是出于礼貌,而完全是诚实的答复,它以惊人的速度变成了我的决心。”读Kiely的文字是一种享受,他文字优美、思路清晰,有才的人即使用英文写你也能感受到。

“我接受四川大学邀请的条件之一是允许我的家人陪同我,和我一同自由自在地与当地人生活在一起。我来中国不是要一直同其他的外国人住在友谊宾馆里、出席大使馆的聚会、把小孩送到国际学校。幸好成都没有提供这些“诱惑物”。四川大学乐意安排我的妻子教法语,把我的最小的女儿送到该校的幼儿园。但外办的干部吃不准如何安排我的十三岁的女儿和十七岁的儿子。。。”不是所有人来中国都是享受的,他就是其中之一,有多少中国人多么地羡慕外国人在中国的待遇?又有多少回归中国的中国人在享受着远远超出普通人的生活待遇?

在Kiely的耐心和坚持下:“我的三个孩子各自经历了比在轻松的、幽默的、若无其事的美国学校更系统更正规的训练。。。”这样的总结美国学习环境太准确了!

Kiely的这篇是我感觉到是全书最长的一篇,但也是我感觉到最津津有味的一篇。

“文化相聚”一书在淘宝上有售。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Book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