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当农民的滋味

除非去公园,二十年前在上海根本看不到草地树木,也根本不知道当农民的滋味。住在美国就不一样了,天气好了草长得特快,每周就要割一次草,今年雇了 我家的俩个大孩子,一个割房子前面的,另一个割房子后面的, 俩个孩子半个小时就割完了,我们付他们每人每次十美金,不是手割的,是机器割的。我以前也割过,刚割完的草地发出香喷喷的味道,闻起来看起来都特好。

还 有花园这个时候需要经常拔草,我先小心地在草上洒上农药,不能洒到花和灌木上啰,然后过几天我再用手去拔。我家的花园围着房子四周,有各种各样的花草树 木,美化我们的房子和环境,功劳不小啊。偶尔干这些活是不错的户外活动,尤其看到劳动成果的时候,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发现现在偶尔还是喜欢当农民的!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Life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